今天,人民網頭條聚焦安徽蕪湖!

2019年9月16日人民網首頁截圖

編者按:

70年披荊斬棘,70年風雨兼程。今年,中華人民共和國將迎來70周年華誕。在中國共產黨帶領下,全國人民銳意進取、自強不息,一路砥礪前行,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建設成就,中國社會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
在中國的每一寸土地上,70年的歲月都留下了動人的歷史印記,每座城都有著屬于自己的故事。在新中國成立70周年之際,人民網策劃推出“跨越70年·中國的故事”系列報道,記者通過視頻、圖片、文字記錄下各地70年間的發展變化,以小見大,展現國家蒸蒸日上的幸福生活圖景,在生動的歷史變遷中感受新中國奮進的磅礴力量。

長江之濱,青弋江畔,有一座山水相合的城市,因“蓄水不深,多生蕪藻”,得名蕪湖。古往今來,這里都是長江重鎮,清光緒年間位列全國“四大米市”,是安徽開埠最早的城市。

長江奔涌幾千里至此,繼而東流,滋養著這片土地,也孕育了這里的創新。從傻子瓜子到三只松鼠,從奇瑞汽車到埃夫特機器人,從非遺鐵畫到創意動漫……創新基因傳承不息。

三個多月前,作為長三角城市群、長三角G60科創走廊的成員,安徽蕪湖迎來了她的“高光時刻”,連續兩場長三角重磅會議在此召開,給其注入了更多的創新活力,也為其打開了更廣闊的發展空間。

走進今天的蕪湖,風馳電掣的高鐵、劈波斬浪的貨輪、橫跨長江的大橋……她的70年巨變令人驚嘆,而更讓人為之感慨的是,奮斗、創新、追夢的故事每天都在這里上演。

蕪湖城市風光。蕪湖市委宣傳部供圖

從單一碼頭到交通樞紐

2000年9月30日,耗時三年多的蕪湖長江大橋正式通車,改變了當地一直依靠輪渡過江的日子。

“那一天別提有多激動!為啥?這意味著公鐵水運的無縫對接,我們蕪湖港也迎來快速發展期。”回憶起大橋通車的日子,身為蕪湖港“老碼頭”的鄭隆慶記憶猶新,“通車當天,400輛蕪湖產的奇瑞轎車開上橋面,跨過長江,那叫一個氣派。”

因為工作需要,當年天天在碼頭操作起重機的老鄭,除了司空見慣的來往船只,和每天江面上照常升起的太陽,不遠處的蕪湖長江大橋,是他看著一點點跨過江面連起兩岸的。

“在那之前,蕪湖長江上沒有一座橋梁,往來的火車、汽車和行人全靠輪渡。”身為地道的蕪湖人,老鄭印象最為深刻,“起初火車輪渡的碼頭極為簡易,運力也不大,到了80年代,碼頭進行擴建,輪渡運力大大提升,最多時一艘輪渡可拉載27節車廂。”

蕪湖長江大橋的通車,讓運行了40余載的蕪湖火車輪渡退出了歷史舞臺。

如今站在江邊,繁忙的蕪湖港,大型船舶往來穿梭。抬眼望去,碼頭上,一字排開的鮮紅色岸橋舒展巨臂,忙碌又有序地將一個個集裝箱吊起、卸下。

這樣的場景,對于在蕪湖港工作了26年的老鄭來說,再熟悉不過。

從1993年到蕪湖港上班的第一天起,老鄭就沒有離開過。這些年,他當過起重機司機,干過技術員,也肩負過碼頭設備的管護責任。而今,他已經是蕪湖港務公司集裝箱操作部現場主任。

崗位換了又換,同事換了一茬又一茬。同樣不斷變化的還有蕪湖港科技的進步和設備的迭代。

時隔20多年,老鄭仍然記得當年碼頭的樣貌,“那時每天進出碼頭的都是件雜貨和散貨,不管是裝船還是卸貨,都以人工為主,忙起來的時候,倉庫、船艙和甲板上都是碼頭工……和現在比差得太遠了。”

彼時老鄭的工作地點,僅為起重機上1.2平米的狹小空間,在20余米的高空,手動操作著橋吊設備。“即便這樣,在那個年代,港口操作工還是一份讓人羨慕的職業。”回憶起這些,老鄭至今頗有幾分自豪。

“現在,工作環境從20米的高空轉移到了地面,碼頭搬運從人工上下貨變為全部機械裝卸,集裝箱成為了主要的運輸方式。每天看著一艘艘貨輪進進出出,我心里特有成就感。”沐浴著改革開放春風成長的老鄭,見證了蕪湖港的發展,他從業的26年,也正是蕪湖港發展的26年。

“碼頭最大的變化,就是件雜貨變成了集裝箱,小貨船變成了大貨輪。”對比過去的碼頭,而今年過半百的老鄭感慨萬千。

繁忙的蕪湖港。鄭遠攝

隨著蕪湖融入長三角步伐的加快,蕪湖港也成為長江中下游舉足輕重的綜合性樞紐港,平均每天從這里走出去的多達2000標箱,僅今年4月份,就完成8萬標箱的吞吐量。

今天的蕪湖,公路交通四小時半徑覆蓋60多座城市,京福、寧安、商合杭三條高鐵途徑于此,水路交通蕪申運河聯通無錫、蘇州……

交通的便利,讓蕪湖的區位優越性越發凸顯,尤其是水運的發展,老鄭更是看在眼里。如今,他的命運早就與蕪湖港連在了一起,盡管江水日復一日拍打著堤岸,當年小伙那股初生牛犢不怕虎的闖勁依舊還在。

他告訴記者,腳踏實地,能為“長江黃金水道樞紐港”的打造出一份力,借著安徽省港口一體化、港航協同化發展的優勢,為做大做強港口經濟盡一份責,就是他最大的目標和心愿。

從“兩個半煙囪”到“創新之城”

今年33歲的梁兆東長在山西,學在東北,如今工作在蕪湖。

2013年哈爾濱工業大學研究生畢業后,梁兆東跟很多向往大都市的年輕人一樣,拖著拉桿箱,背著雙肩包就去了上海。

原本以為會按部就班地找工作、上班,然后結婚生子。沒想到三年后,也就是2016年,一次普通的校友聚會,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。

現在身為埃夫特軟件平臺研發工程師的梁兆東介紹,個人的職業發展,是決定他最終選擇來蕪湖的最大動力。另一方面,他也看到了埃夫特在機器人領域的發展前景,尤其是當地政府對機器人產業的重視,更加堅定了他留下來的決心。

今年是梁兆東來蕪湖的第三個年頭,買了房、安了家,今年“五一”喜遷新居。

如今,作為一名新蕪湖人,閑暇之余,梁兆東也會走出實驗室,帶著妻子一起去爬爬赭山,逛逛中山路步行街,去濱江公園吹吹江風。蕪湖對于他來說,已經不再是一座陌生的城市,而是今后奮斗的地方。

“在蕪湖的這三年,找到了實現夢想的舞臺。”因為產業吸引,梁兆東來到蕪湖,又因為前景看好,梁兆東定居蕪湖。和他一樣,這些年來,一撥又一撥的外鄉人選擇扎根在這里,看中的是環境,更是機遇。

埃夫特機器人。蕪湖市委宣傳部供圖

時間撥回至新中國成立之初,當時蕪湖的科技事業幾為空白,百廢待興。全市像樣的工業只有俗稱的“兩個半煙囪”,即明遠電廠、裕中紗廠和益新面粉廠,這也是當時蕪湖市的全部家當。

但經過短短幾年的發展,這里出現了安徽省第一家國營印刷廠、安徽省機械工業第一家企業和安徽省第一班市內公交車……創下了當時全省的數項第一。

工業方面,也從上世紀五十年代的設備簡陋到六十年代的逐步實現機械化,再到七十年代實現自動化。到了九十年代,奇瑞汽車在一片荒灘、數間陋室中誕生,扛起民族品牌自主創新的大旗……地處長江之濱的蕪湖,開始迎來科技的春天。

對于蕪湖來說,梁兆東是新市民,機器人是新產業,但其骨子里流淌著的都是這座城市亙古不變的創新基因。

近年來,借力創新型城市建設,蕪湖市不斷提升創新能力,精心培育的十大戰略性新興產業風生水起。其中,落戶蕪湖機器人產業發展集聚區的機器人企業就多達120余家,2018年產值超110億元,同比增長13.7%。

如今,蕪湖已成功獲批建設國家創新型城市,城市綜合創新能力躋身長三角前十,城市創新競爭力全國第38位,進入第一方陣。

同是蕪湖的一份子,梁兆東也有著屬于自己的規劃和打算:“眼下做的是機器人精準度、節奏感和使用性能方面的研發,希望能盡早讓最新的科研成果落地,轉化成產品并應用于實際生產。”

從“兩個小公園”到“歡樂打卡地”

見到鮑安實時,他正在方特猴王劇場的后臺,為下午的演出做準備。

鮑安實老家在河南濮陽,1987年出生的他,8年前只身來到蕪湖。

2011年至今,鮑安實一直在方特的猴王劇場扮演著各種角色。8年間,角色不停在換,但鮑安實對舞臺的那份執著始終如初。

翻跟斗、轉體360、后掃后擺摔……這是鮑安實每天出場的規定動作。他的演出幾乎要打滿全場40分鐘,像出場的翻跟斗,鮑安實已經記不清重復了多少遍。

最讓他難忘的,是逢到演出謝幕,觀眾起身為他們團隊豎起大拇指喝彩。“特別感動,也正是這些來自五湖四海的認可和掌聲,支持著自己每一場都要盡量演好。”鮑安實說。

如今,蕪湖已經成了鮑安實的第二故鄉,這里不僅讓他結識了不少本地的朋友,還有了許多自己的粉絲。去年,他還被評上方特的“歡樂匠人”。

從當年的初來乍到,到今天的匠人一角兒,鮑安實的成長,同樣體現在蕪湖方特身上。近年來,坊間一直有“天造黃山、人造方特”的提法,在旅游資源富足的安徽,能夠占據一席之地,源于蕪湖方特主題公園在文化產業上的不斷創新。

蕪湖方特主題公園夜景。蕪湖方特供圖

以2008年4月方特歡樂世界開園為起點,一顆“歡樂”的種子便在蕪湖生根發芽。隨后的10多年時間,方特從一期到四期,無中生有造出了一個5A級景區,同時也帶動了鳩茲古鎮、海洋世界、十里江灣等一批蕪湖新興文化景點先后興起。

這要放在40年前,蕪湖對孩子們來說,成長路上陪伴自己最多的,無非就是位于市中心的赭山公園和三八公園,再無他處。

“小時候但凡說到游玩,跟蕪湖幾乎都不沾邊。只有學校組織春游,才有可能去趟南京中山陵,可那會因為不通高速,單程就得花上3個小時。”已經為人父的嚴峰回想起自己的童年,難掩無奈。他回憶說,即便難得溜去江邊玩兒一次,回來還被父親狠狠揍了一頓。

而今不一樣了,趁著假期,一有空閑,嚴峰就開著車載著家人,要么去方特體驗高空飛翔、領略西部風情,要么去鳩茲古鎮逛一趟徽派老街、吃一頓特色美食;茶余飯后,還可以領著家人去十里江灣賞賞月色江景。

如今這些景點,都成了來蕪游客的必到打卡之地。

“過去蕪湖是沒地方玩兒,現在蕪湖是玩不過來,南京人來蕪湖逛方特,也就半小時的高鐵,打個盹兒的功夫。”嚴峰的話語間,是“歡樂蕪湖”的從無到有、從有到優。

70年砥礪奮進,帶給蕪湖滿滿獲得感;幸福屬于奮斗者,今天的蕪湖繼續逐夢前行。諸如梁兆東、鄭隆慶和鮑安實這樣的追夢人,在蕪湖比比皆是,他們中有本地的老蕪湖人,也有外來的新蕪湖人,他們在不斷融入當地的過程中實現著自身價值,也不斷為這座城市的發展添磚加瓦。

而今在蕪湖,操著外地口音的人隨處可見,外來的貨輪停泊靠岸天天都有,就連江面上的長江大橋也一座接著一座,橋面上,過往的車輛來自全國各地……這些,都是蕪湖在創新基礎上不斷開放的寫照,也是這座城市追夢不止的體現。

作為長三角城市群、合肥都市圈、南京都市圈成員城市,同時又是G60科創走廊中心城市,蕪湖已不再是一座江邊小城,而是有了更多的目標和夢想:力爭成為長江經濟帶大城市、皖南片中心城市。

蕪湖的未來不是夢。

深圳风采市政